對爵士音樂的著迷,喜歡慵懶帶有個性的嗓音,像是說一段深刻的故事。一次巧合,開始了屬於我的爵士樂故事。

““唉喲!””這個帶著怨恨又有點矜持的聲音,是我一開始在木底板上內心常常OS的話,木地板上滑行笨拙的我總是不小心撞到人。參加華山的TGIF,每次邀請舞伴是內心很大的挑戰,場邊煎熬很久~~~,學SWING的第三個月,這是腦袋裡常上演的內心戲。

可以邀請妳跳舞嗎!?

((帶著緊張口氣發問的我))

我其實對社交這件事情沒甚麼障礙,聊不聊的來大家心裡都有數勉強不來,但現在是跳舞耶!!就算同學說基本步就可以跳完整首歌了,把上課學的用出來就好,許多的“沒那麼難”,在牽起舞伴後腦中空白一片,撇開看到對方的眼睛,腦袋停在各種難、各種蠢,想跳但不知道從何開始繼續,忘了下一個步伐弄得害羞不敢下場orz…

練習舞步有時困惑卡住,前輩在身邊關心教導練習舞步、舞伴耐心陪伴找方法調整,一次又一次的反覆練習,鼓勵嘗試到越跳越起勁。才發現跳SWING,填滿整首歌曲不是華麗的舞步,不是用心妝扮的面容,而是ㄧ起付出探索跳出來的快樂。雙人舞,從踩到對方的腳,拿捏距離、轉圈撞到頭,一來一回的進退之中,協調出兩個人對音樂的理解來表達歌曲的個性,意外的樂趣是,原本笨拙的舞步,在彼此突然完成了,我們就這樣噗嗤,笑了出來。

隨著時間溫度漸漸轉變,學了八個月,如今被SWING的氛圍吸引,學習著當一位紳士,快樂的和一群人跳舞,跟同伴討論舞步與享受音樂的自在。把這樣心情傳遞給想學習的人,原來幸福是與人分享就能真實存在,沒有目的如此簡單。這是一個難得與友善的環境,我在這過程中用不同的面向了解自己,若你能用放空歸零的心態來接觸,一定會有所獲得。

我在SWING裡發現更好的自己。

Shall We Dance?

—–by     Howard 徐

2017-04-02T21:14:32+00:00